阈值

Frank
Frank
发布于 2024-04-20 / 72 阅读
0
0

阈值

最近互联网发生了两件事我觉得挺有意思的,写篇博客记录下。

第一件就是“猫一杯”被全网封杀。

Link:https://zh.wikipedia.org/zh-cn/%E7%A7%A6%E6%9C%97%E5%B7%B4%E9%BB%8E%E4%B8%A2%E4%BD%9C%E4%B8%9A%E4%BA%8B%E4%BB%B6

这第二件就是户晨风被短暂封禁(目前看好像是已经解封)

Link: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88%B7%E6%99%A8%E9%A3%8E

这两位主播看似被封禁的理由完全不同,但是在我看来本质的逻辑是一样的,那就是因为他们被不受控制的合法伤害权制裁了。如果我们分开看待两件事,我觉得猫一杯还真有点委屈,而户晨风就实属自作孽不可活了。

先说说猫一杯,猫一杯本身就是个搞笑博主,她的很多视频一眼就能看出来是剧本,对我而言也就是看完一笑,并不会当真。但这次“秦朗”事件的发酵似乎超出了预期,估计她本人都没想到如此多的官方新闻媒体都在转发。于是一场全国寻找秦朗行动轰轰烈烈的展开了,教育部,公安部全部下场。最终证实是子虚乌有的事吗,猫一杯也喜提封号。

但是在我的视角里看来挺荒唐的。

官媒的转发---官媒在转发的时候不对新闻来源进行验证么?随便就转发?那到底是谁在推波助澜这个事件呢?官方新闻媒体真的是没有新闻可报了么?贵州大火网上那么多帖子,确不见官媒积极转发评论。实在有点让人看不懂。

谣言止于智者--只要是一个正常的社会,就会存在谣言,这是无法避免的。但是一个健康的社会,大部分的人都具备识别谣言的能力,并不需要政府去进行过多的干涉,就好比好水具有强大的自净能力,一点污染并不能对海洋构成什么样的威胁。这也是一个社会进步的过程,如果什么事情都需要政府去引导,固化国民的思维,那国民将永远停留在小学生水平,这个社会只会出现更多的谣言,因为没有智者!所以消灭谣言的最好办法不是高压管控,但是这不符合目前的意识形态,所以问题的本质清晰明了,但是无解!

全网封杀--猫一杯为什么被全网封杀?她犯了多大的错误,伤害了多少人?难道推波助澜的那些官方新闻媒体就没有对这个社会造成伤害?他们就是无罪的?其实这就是所谓的合法伤害权,因为官媒姓党,而你猫一杯就是一介草民,整件事总要有人买单,那必定是炮灰先行!

回看整个事件,确实短视频创造者为了获取流量,不断突破底线,但是对社会到底造成了多少危害?需不需要承担如此大的代价,现在的舆论环境本身就很恶化,大家在创造的时候都是小心翼翼,生怕触碰到阈值,但是当一个社会没有谣言,没有负能量,只有正能量,沉迷于无聊的消遣而忽视重要的文化和政治议题,这种娱乐至死的社会终将走向衰败,这是整个社会的悲哀。

下面再来说说户晨风。其实以前我看户晨风对他印象还是不错的,经常帮助别人,而且在他的视频里总能品出来一些反讽的味道。但是后面他开了直播以后,我就感觉这个人挺撕裂的,以谈话节目来获取大众流量,但是在话题上全是禁区,这个不能谈,那个不能说。谈话节目的核心就是畅所欲言,如果这个核心都无法实现,那也就不能称之为谈话节目,倒不如说是一问一答的考试。其实我相信户晨风本人是很清楚目前的舆论环境是不可能做谈话节目的,他这么做的目的在我看来就是既想做婊子又想立牌坊。就是貌似给了你自由讨论的权力,来吸引用户,但是这个所谓的自由规则是他设定好的。这叫什么东西?人的本质就是渴望自由,你越不让我说,我就越要说,所以最终导致直播间被冲。不要以为粪坑里就全是屎,因为我们很多人并不愿意呆在粪坑里,只是无力反抗罢了。更不要觉得你能轻松掌握直播的阈值,做到利用割韭菜的方式获取高流量,高回报,因为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大家都一样,你没有权力护航,你也是粪坑中的一员,当合法伤害权砸到你身上的时候,你也没有抵抗的能力。

简短的回顾这两件事,重点其实就是合法伤害权和阈值,因为在当今的社会我们越来越难判断这个阈值在哪,这就会导致大家更加谨小慎微,不做不错,做多错多。那整体社会就会死气沉沉,所有的媒体新闻都是没有营养,没有价值的。先是新闻,在是脱口秀,稍微反应点社会问题的节目都没了。那我最后留一个问题给大家,一个没有思考的社会,会有未来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