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nk笔记

记录蜕变后的生活

目录
红唇绿嘴
/      

红唇绿嘴

我想,真正可怕的坏人还不是那些知道自己坏的人,而是那些不知道自己坏而认为自己很正确很好的人。那些知道自己坏的坏人,心里只有自以为是,他永远都以为自己是正确的,他永远都认为别人欠他的,他永远都是在恨别人,骂别人。
——莫言《红唇绿嘴》

莫言新书《晚熟的人》中让我最受感受的章节就是-红唇绿嘴。文章中充分揭示了人性的阴暗,当然这个“高参”也是时代的产物。他变成这样,既有主观因素,也有客观原因。

主观因素:

覃桂英可以说放到任何时代都是个坏人。而且是个极致的利己主义者,为了利益,可以出卖肉体,打击老师,污蔑政府。总之在他身上能看到人性一切的阴暗面。在加上文革的浩劫,让恶人上台,打压好人。更再一次激活了他内心中的魔鬼。试问,如果放在一个健康、法制的社会下,一个11岁的小孩无论出于什么原因,他都不可能做出如此的举动,他会受到道德的指责,会受到制度的约束。但在那个特殊的年代,只要路线正确,站队正确。一切的约束都形同虚设,那么本性恶毒的”她“恍然大悟,斗人,害人才是她一生中最快乐的事情,内心的魔鬼得到充分释放!

客观因素:

人之初性本善,与人之初性本恶。这两个论点总是不断的有争论,但是我相信,小孩子在道德观,价值观没有形成的时候,如果接受了良好的教育,以及健康社会的同化。那么就算她是个恶人,也会在正义的社会中逐渐找到良知,回归正常。我们看看大部分的恶人,是不是都是因为童年不幸所造成的呢?

幸运的人一生都在被童年治愈,不幸的人一生都在治愈童年

但是在当年的那个社会,从造反派的文盲变成教育先进工作者,到校长被打倒,已经让经历过的人都改变了童年。也许覃桂英在童年的经历,让她明白了:

有了权力就可以为所欲为

只要攀上官二代就可以飞黄腾达

社会本无对错之分,只要能发动阶级斗争,黑的也能说成白的。

当她接收了这些观点后,可想而知未来的她会变成一个怎样的人。所以她变成了如今的坏蛋,绝非是因为她生下来就是恶魔,而是我们每个人都可能是恶魔,都可能是天使,只是看这个社会的制度是释放恶魔,还是将恶魔困在牢笼中。

我们缺少的不是智慧,我们缺少的独立思考的能力。而莫言的书恰恰就是在帮我们回忆历史的时候让我们去思考,为什么会这样,是时代的错误,还是人性使然。当我们有了思考,有了明辨是非的能力,才能知道原则是什么,底线又是什么。这才是一个社会前进的标志,绝非知识越多,越反动。

也许红唇绿嘴中的覃桂英在我们这个时代仍然有许多,而且很可能还是主流。因为权力永远是这部分人最好的春药。如果我们的制度真能能将权力进行约束,不让”权力“再次兴风作浪,让社会上大部分人形成道德底线,做事原则。那么覃桂英这帮人将不再是社会的主流,他们只能苟且的存活在最底层,永远见不得光。让有良知的人再次指引社会向前,这才是一个健康的大同社会。

也许一切的一切都是人性使然,但是制度绝对是这个社会的推手,它可以让你更坏,也可以让你更好!


标题:红唇绿嘴
作者:Frank
地址:https://frank2019.me/articles/2021/01/03/1609664307374.html

评论
取消